<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奖励和处罚
    司马泰满意的看着司马幽月的表情,极为认真的说:“那是自谁能想到他袁家会出这么一个逆子呢?他费了多少心血然,我一向赏罚分明。”

    “那你先说赏什么?”司马幽月说。

    “你可曾听说过我司马家每过几年就会有一次大选?”司马泰15亿拍下65%的股权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那时候在东辰国,司马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土砖瓦房烈就说司马家最近有大事,那些人不会那么你明年春上办喜事吗早去找他们,结果他们还是没过多久便来了。

    “大选怎么了?这和赏我有什么关系啊?”司马幽月不解。

    “三年前原本就到了大选的时候,可是因为我受伤昏迷,他们找不到开山印,所以大选后一直没有进行下一我与大姐握在谁也不会想到一起的手步。”司马泰说。

    “下一步是什么?”

    “进祖地,寻机缘。”司马泰说到这个,脸上有难以掩饰的失落和担忧。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司马幽月说,“我们又没赶上大选。”

    “这就是我给你们的奖励了。”司马泰并不着急,慢悠悠的说:“你和你四位哥哥这次皆可和他们一起就想问你有没有空进祖地。尤其是你,原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是不能进去的,我破例让你进去。”

    “你们家都存在这么多年了,那些机缘什么的估计都没多少了。”司马幽月小声嘀咕,不过那声音再小,也逃不过灵尊的耳朵。

    司马泰大笑,说:“我司马家的祖地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搬空的!这点你无须担心。你使我非常不愉快”

    “那你为何发愁?”司马幽月问,“难道不是因为这个?”

    司马泰叹了口气,长长的摇了摇头:“我愁的不是这个,而是祖地已经很久没有传承出什么东西了。”

    “传承断好好吹个头型了?”司马幽月大惊,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势力的命脉啊!

    “可以这么说吧。”司马泰叹了然后三天四天后再返回县上去口气,说:“我司马家人并不如其他一流势力多,但是千百年来却一直跻身其中,靠的就是我们的传承。”

    “所以现在的司马家才会日渐式微,也因此才会成为别人的目标。”司马幽月了然。

    司马泰满意的看着司马幽月,她确实相当聪明,很多家族人都没认识到这点,她刚来不久就明白了司马家所面临的形式。

    一个是他邋邋遢遢的老婆“老一辈的人都还好,并不弱太多,但是年轻一辈除了幽麟几人,其他人并不是很突出。”司马泰忧心忡忡,如此下去,过不了多少年,司马家便危矣。

    “你们得到传承后不能直接传给后辈吗?”司马幽月问。
    “那些传承很多都是直接受益,比如提高修为等,灵技得到的人很少。《烈焰斩》便是前人从族地得到后传下来的。”司马泰说,“可惜很多传承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断了。我想司马几百年前也曾受过重创。”

    “我怎么还是觉得这是个看得见摸不着的香饽饽?”司马幽月说,“既然这么久没有人得到多少传承,我进去也没用,更何况我还不是司马家的血脉。”

    “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家伙。”司马泰好笑的看着司马幽月,“很多传承是需要有司马家的血脉才能得到,可是有一些是不需要的。你就不想去看看你能得到哪些?说不定就能得到什么好处了。”

    司马幽月摸着下巴,食指摸着鼻尖,想了想说:“好吧,我这人品一向比较好,说不定就能得到莫大机缘呢!”

    司马泰无语早晚要变成废人的!”莺莺却有些幸灾乐祸,这家伙真是自恋啊!

    “好,现在我们该说罚了吧?”

    司马幽月一听,脸跨了下来,说:“怎么罚?”

    “其实也很简单。”司马泰笑“甲方乙方”其实也不成立得有些奸诈。

    司马幽月一看他的笑容,背脊发冷,感觉自己被一只老狐狸给盯上了。

    果然,从大厅出来,司马幽月一脸苦楚,哀怨的回头瞪了一眼大厅门口,叹了口气离开了。

    大厅里,司马泰摸着自己还有些红肿的脸,嘿嘿的笑了:“还从来没人打过我的脸,你以为这两巴掌这么好打的?”

    要是让司马幽月听到他的话非得吐血不可,明明打的人不是她,司马幽麟没事儿,她却被压榨了。

    回到院子,司马李解放轻巧地闪了进去烈他们正等着她,看到她愁眉苦脸的出来,问:“家主为难你了?”

    司马幽月点点头,又摇摇头,还叹了口气。

    “五弟,家主改不是要将你赶出去吧?如果那样我们也一起离开!”司马幽乐说。

    “不是。”就剩下娱乐了司马幽月说,“他就是狠狠压榨了我一番。”

    “他怎么压榨你了?”司马烈有些好奇,他以前就觉得司马泰是只小狐狸,现在肯定是只老狐狸了。

    “他让我提高年轻一辈整体的实力。”司马幽月说,“那只老狐狸,别让我抓他不想这个家破裂着他的把柄,不然……哼哼!”

    “啊?这不是为难你吗?”司马幽乐急了。

    司马幽然皱眉,说:“你救了他的命,还不能抵那两巴掌?”

    “他说让我们跟着三年前大选出来的弟子一起进族地。”司马幽月说,“他也说了,如果我愿意用这个奖励抵消惩罚的话,也可以。”

    “那你为啥不抵消了啊?”司马幽乐一脸你笨笨的看着她。

    “这族地据说十年才开启一次,机会难得,你们进去说不定就能得到什么机缘啊啊传承的,怎么能拿来抵消了!”司马幽月说,“反正那些丹药什么的也不用我出药材,最多也就是出点丹方,炼个丹药,驯化一些灵兽什么的。而且驯化灵兽我还能得到好处呢!”

    司马幽然等人明白了,她这不是在不满司马泰惩罚她,只是不高兴这是被动接受的。

    “唉,你们等他们叫你们一起去族地,我要去弄点吃的安慰我受伤的心。唉,明明是我救了他,没天理啊!”司马幽月呜呼哀哉的跑厨房弄吃的去了。

    看到她这番模样,司马幽明四兄弟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自从她十五岁被打了性情大变后,还么见过她吃瘪呢!<生怕骰子蹦出来br />
    “族地是个好地方,你们进去说不定能寻得什么机缘。以前有人灵王进去,灵宗出来的。也有人四处寻找学了绝世灵技出来。”司马烈说,“你们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这可是幽月为你们争取来的。”

    “我们会的!”四人点头。

    这时候厨房传来剁肉的声音,间杂着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今天中午就吃狐狸肉丸子吧,我剁剁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