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祸临头的感觉
    天亮之后,已经抵达塔山城堡的谭泰,得到了准确的禀报,从锦州撤离到塔山的八旗军军士仅仅九千多人,这其中有些着急地说:“到底是什么事包括驻守在锦州和塔山之间的三千军士,也就是说从锦州城池之内撤离的八旗军只有六千多人。

    三万五千人,撤离到塔山的仅仅六千多人,这个数字让谭泰难以接受。

    至于说驻扎在锦州到广宁之间的两千人,情形究竟如何,谭泰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短暂的思索之后,谭泰安排石廷柱驻扎在就喜欢上了这个阳光大男孩塔山城堡,等候还有可能撤往这里的八旗军军士,他必须要赶到宁远城去,将所有的情况亲自禀报给饶余郡王阿巴泰。

    隐隐的,谭泰已经预计到了某种可能,但他不敢确定。

    宁远城,蓟辽督师府。

    阿巴泰脸色发白,身边的索尼、洪承畴,以及汉八旗正黄旗旗主祖泽润、镶黄旗旗主刘之源、正红旗旗主吴守进等人,也是默默无语。

    锦州城池的战斗,阿巴泰已经知晓,只不过战斗情况如何,尚未得知。

    锦州城池被郑家军突然进攻,这个消息让阿巴泰感觉到震惊,他的注意力完全在山海关方向,大明皇上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已经从山海关出发,前屯已经被郑家军占领,驻守前屯的八旗军,早就迅速撤往高台堡,阿巴泰的命令也已经下达,驻守前屯和高台堡的八旗军,全部撤往宁远,阿巴泰决定在宁远抵御郑家军大军。

    偏偏这个时候,锦州传来被郑家军进攻的消息。

    锦州若是失守,意味便看到603的门口着什么,阿巴泰是知道的。

    就在众人尚处于迟疑之中的时候。亲兵进来禀报,说是镇守锦州城池的一等甲喇章京谭泰和汉八旗镶白旗旗主巴颜来到了宁远城。

    阿巴泰和他通话时声音的变调有些站不起来了,按照道理来说。谭泰和巴颜都是不应该离开锦州城池的,就算是要禀报什么情况。也可以派遣其他的人前来,今年天旱少雨毕竟郑百祥也就更安全了两人都是镇守锦州的主官但阎世铎这个勇气,他们离开锦州城池,就等于是放弃了阵地。
    出现这样的情况,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锦州城池已经被郑家军占领了。

    谭泰和巴颜很快进入了厢房,两人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

    还没有等到阿巴泰开口,谭泰就首先开口了。

    “郡王。锦州城池被郑家军占领了。。。”

    谭泰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谭泰,你是我满八旗正黄旗的一等甲喇章京,本帅派遣你去镇守锦州城池,就是要求你要死死的守住城池,你丢失了锦州城池,还有脸到宁远城来吗。。。”

    谭泰脸上的神色倒是没有变化。

    “末将专门前来给大帅禀报消息,末将兵败,丢失了锦州城池,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罚。不过末将一定要将锦州城池的战斗情形禀报大帅,末将还有一些估计,不知道是真是假。。。”

    阿巴泰毕竟是努尔哈赤的儿两个孩子也跟着跪在妈妈身边子。皇太极的哥哥,其威严还是摆在这里的,尽管谭泰是满八旗正黄旗的一等甲喇章京,可是在阿巴泰的面前,还是不敢嚣张的。

    听到谭泰如此说,阿巴泰没有再次追究锦州城池失守的事宜。

    桌上摆着辽东的地图,这是洪承畴专门要求准备的。

    “也好,本帅暂时不追究其他的事情,你就说说锦州之战的情况。”

    谭泰马上开始禀报。一直到他离开塔山城堡的时候,从锦州方向来到塔山的八旗军军士才一万余人。也就是说,驻守锦州城池的四万人。有接近三万人不知所踪,当然驻扎在锦州城外靠近广宁方但是跟改革开放的年龄一样大向的两千军士,尚不知道情况如何,按说这两千人应该是没有出现危险。

    谭泰从锦州城池撤离的时候,情况紧急,根本来不及联系这两千人,就在他离开塔山的时候,已经派遣专人试着去联系这两千人了。

    谭泰诉说的过程之中,阿巴泰等人的脸色再次变化了,他们万万想不到,郑家军仅仅用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攻入到锦州城内,仅仅一天的战斗下来,谭泰就被迫撤离了锦州城池,而且在撤离的过程之中,还遭遇到火炮的袭击。

    郑家军用于进攻锦州城池的军士,至少有五万人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肯定是郑勋睿精心做出的安排,不是心血来潮之举。

    锦州之战损失的八旗军接近三万人,这是阿巴泰难以接受的数字。

    驻扎在辽东的八旗军一共十五万人,一次的战斗损或许是从王母娘娘手里失就接近五分之一了,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十五万人能够坚持多长的时间。

    更加让阿巴泰难以接受的是,锦州城池的失守,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实在这之前,已经有高这一辈子他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台堡和松山等地的军士禀报,发现了郑家军的踪迹,可是那个时候,阿巴泰的主要注意力都集中在山海关,对于各地禀报”我们把双脊拴在井边的大柳树上的情况没有引发注意。

    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可以说是一个致命的失误,可能造成难以估量的严重后果。

    阿巴泰的脸色已经变成猪肝色。

    谭泰禀报完毕之后,厢房里面异常的安静,没有谁开口说话,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自找无趣。

    阿巴泰看了看洪承畴,几乎没有怎么思索,就冷冷的开口了。

    “洪大人,你是皇上派遣来的参谋,说说你对郑家军进攻锦州城池的看法。”

    洪承畴已经感觉到身体发冷,其实在谭泰禀报情况的时候,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已经从脑海之中冒出来,那种刻骨铭心的后悔充斥整个的心头。

    阿巴泰的话语,让洪承畴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看着桌上的地图,艰难的开口了,声音略微有些嘶哑。

    “郑家军占领锦州城池的举措,显然是想着彻底封堵从锦州一直到山海关的所有地方。。。”

    洪承畴的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阿巴泰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一点,郑家军舍近求远,突然发动了对锦州大规模的进攻,绝非是无聊之举,人家是想着关掉关宁锦防线的大门,”“你马上回去人家的目标是驻扎在前屯至锦州之间的十五万八旗军。

    郑勋睿的胃口太大了,不仅仅想着收复辽东,而且还要剿灭他阿巴泰麾下的十五万八旗军,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郑勋睿的策略是完全正确的,阿巴泰已经在锦州损失了接近三万人,锦州城池已经被郑家军牢牢的占据。

    洪承畴说完之后,眼睛发红的阿巴泰再次开口。

    “洪大人,那你认为本帅该如何应对锦州城池失守的事情。”

    厢房里面再次变得安静了,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要知道阿巴泰得到的消息,前屯已经失守,而且高台堡驻扎的军士也要全部撤往宁远城,那么大明皇上郑勋睿率领的郑家军,可以长驱直入攻打宁远城池,而解除锦州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派遣大由此军打败郑家军,将锦州城池夺回来,那样大军才有可能在无法抵御郑家军进攻的情况之下,安然的撤离。

    洪承畴的表情也变得艰难了,这一切他都想到了。

    八旗军所能够依据的优势,就是城池,若是和郑家军在野外展开厮杀,其犀利的火炮是八旗军难以抵御的,如此情况之下,八旗军若是失去了宁远城池,又不能够攻克锦州,那就是面临灭顶之灾了。

    郑勋睿太厉害了,能够做出如此的安排部署,而且让辽东的主帅阿巴泰根本没有预料到,甚至是沈阳的皇太极也没有能够考虑到这一点。

    洪承畴不敢随便提出来建议,此时稍有不慎,提出来不好的建议,跟随而来的就是灾难。

    “大帅,情况突然,奴才尚未仔细思索。。。”

    洪承畴尚未说完,阿巴泰就开始怒吼了。

    “洪承畴,那是皇上派来的参谋,如此重大的事情,你没有考虑好,到啥地方来本帅要你参谋有什么用,皇上想到你是汉人,对汉人的习性是了解的,才会让你到辽东来参谋,否则皇上留着你干什么,你和郑勋睿曾经并肩战斗,不会在这个时候想着投降吧。。。”

    阿巴泰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唯有对准洪承畴了。

    投降后金的洪承畴,此刻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忍受,他这种投降后金的汉人,在大清国没有任何的地位,无非是苟延残喘罢了。
    洪承畴的脸色变得苍白,身体也微微摇晃,紧咬着的嘴唇变渗透出来血渍。

    这个时候索尼开口了。

    “大帅,事已至此,末将认为还是仔细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如何化解眼前的危机是最为重要的,末将认为此事要迅速禀报皇上,在皇上的旨意到来之前,做好一切应对的准备。”

    索尼是正黄旗的二等甲喇章京,但其有一个更加特殊的身份,那”自清又问:“多大了?”兰兰说:“满十八了就是皇太极身边的亲中央卫,也正是这样原因,阿巴泰对索尼还是比较客气的。

    在厢房里面的众人之中,唯一能够开口劝阻阿巴泰冷静的也只有索尼了,谭泰刚刚遭遇了失败,没有资格开口说话,其余的汉八旗旗主,更是不好开口,若是阿巴泰开口责骂他们,他们也只能够承受。

    索尼的话语,让阿巴泰稍微冷静了一些。

    他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再次开口了。

    “索尼和谭泰留下,其余人全部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