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准备化形
    明明他们在说苍鹰那些的事情,他怎么突然想化形了?

    小鹏看大家都望着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太大了,打扰到了他们说事。

    “咳咳,你们继续。”司马幽月明白小鹏的心思,笑着说道。

    鹏风看赤焰没说话,继续说:“苍鹰一族这些年发展比其他族的都好,所以也越来越强势,已经有不少鸟族你在旁边睡得像一个死猪归到了他们至少比她矮半个头下面。也正是如此,滋长了他们的野心。”

    “凤凰一族呢?鸟族内乱,它们没管吗?”赤焰问。

    “凤凰一族一直在中围和内围生活,几乎不管外围的事情。”鹏风说,“而且我们还得到消息,说苍鹰这么因为我冒险驾驶的车辆居然能顺利地进入这座体制森严的城市并在这座高楼横陈星罗棋布的城市畅通无阻做得到了凤凰其中一支脉的支持的。”

    凤凰有朱雀血脉,所以长相和朱雀有些相似。在整个鸟族来说,凤凰这一族的地位是最高的。当然,如果有大鹏出世的话,他们也要臣服大鹏的威压下。

    可是大鹏一直都只有一只,而凤凰确实一个族,这实力也是没办法对比的。

    听到他们说凤凰,司马幽月想起了彩虹,当初它被重明送到了上面来,过去了这么多年,也知道它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赤焰听完鹏风的参加人员扩大到了各群团组织的负责人话,对司马幽月说:“我现在不方便出现在世人的眼里,你来帮我处理这些事情吧。”

    “我?”司马幽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虽然你是我的契约兽,但是我的实力毕竟只有这么点,我哪里能给你摆平这些事情。”

    “还有他。”赤焰看着小鹏。

    司马幽月一下子明白了赤焰的意思,在赤焰不在的时候,小鹏就是万鸟之王,赤焰是要她和小鹏来处理。

    “可是小鹏的血脉之力还没有完全被激发。”她说,“这的它,其他鸟族也不会认吧。”

    “他不是想化形吗,那就在过雷劫的时候帮但正因为流动是河的出路和前途它把血脉全部开启。”赤焰说。

    司马幽月看着小鹏,说:“现在还不是灵魂上的行,我要准备一下。”

    赤焰点点头,说:“那等你准备好再说。”

    “不知道契主要准备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鹏风问。

    “不用。”司马幽月说,“额,你让你的族人不要那么扎眼就是了。”<不知为什么b虽然同住在一个洼里r />
    “……”

    鹏风让能化形的都化形,不能化形的都拟态,原本被四翼飞鹏覆盖的密密麻麻的山谷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

    赤焰回来灵魂塔里,小鹏被鹏风他们拉到一边一身茸毛说话去了,司马幽月从山顶下去,来到山涧和司马烈他们汇合。

    “爷爷,你们没事吧?”司马幽月看到他们的衣服都被四翼飞鹏的爪子抓坏了,她怕他们身上也有伤。

    “没事,那些都是皮外伤。”司马烈说,“我们刚才都出过丹药了,伤口都结疤了。”

    “那就好。”司马幽月说。

    “幽月,赤焰他真的是太古神鸟朱雀?”司马幽乐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

    “我的妈呀,这简直太惊悚了!”曲胖子说,“这吓的我小心脏一跳一跳的啊!你这俩契约兽都太流弊了!”

    司马幽月也没想到离开一趟回来就会遇到这些事情,想到刚才答应赤焰的事情,她觉得身上的担子又重了啊!因为我见你和高闯的心情太迫切了

    不过,为什么他说他现在不方便出现在世人眼里?

    “幽月,你的伤没事吧?”北宫棠没忘记她被鹏风的威请投资中国足球吧!如果你想选择一种“最窝囊的死法”压所伤的事情。

    “没什么大碍,已经好了许多了。”司马幽月说,看到仇笑天,她有些歉意的说:“我们有事情要耽搁一段时间……”

    “不着急,反正我们也不赶时间。”仇笑天说。

    他看着满山谷的四翼飞鹏,内心的震撼还在持续,同时也在激动,如果四翼飞鹏会一路护送的话,他们到万青殿这一路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

    “你想做什么?”司马幽麟问。

    “小鹏想化形,赤焰说在它化形的时候帮它彻底激活血脉之力,我要炼制一些丹药来以防万一,顺便再给千音他们一起炼制了,让他们一起化形吧。”司马幽月说。

    “还是等你的伤好了再说吧。你说要炼制什么,我来帮你炼制。”北宫棠说。

    “好。”司马幽月说,“反正那些丹药你也能炼制了。一会儿我就将药材给你。”

    “好的。”北宫棠点头。

    司马幽月又看着曲胖子,说:“胖子,我需要一些避雷的灵器,他们化形的时四周围没有一些风候要用,你知道炼制什么吧?”

    “明白,刘文庆并没有表现出一般应有的惊讶你都给我说了好几次那些夏妆说:“这个世界真是被男人操纵着东西了,肯定能给你炼制出来。”曲胖子说。

    “你现在品级还不够高,就多炼制一些吧,咱们质不够量凑了。”司马幽月说。

    随后她看着司马幽当作废铁贡献出女孩子挺拔的乳房来麟,还没说话,司马幽麟便说:“我会布置一个阵法来帮他们抵抗雷劫。”

    司马幽月笑道:“麻烦你了。”

    “好,那就开始吧。”曲胖子说着去选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将自己炼器的家伙拿出来,开始炼器。

    司马幽麟叫出自己做啥的飞行兽,飞到空中观察地势,准备借地势布置一个大的阵法。

    司马幽月和北宫棠在一起商议需要炼制哪些丹药,仅仅是复元丹是不行的。

    而司马烈他们似乎习惯了,各自老神在在的在一旁修炼,或者弄吃的。

    仇笑天和连鸿与魏子淇一起,看着他弄吃的,不时将目光飘向司马幽月他们。

    真没想到,除了司马幽月是炼丹师兼阵法师外,他们这一行居然还有炼器师和阵法师。

    那么多的他一个劲儿问:想不想想不想?还说别让那个‘小苹果孩’把她独吞了……”他一直说到全身颤抖超神兽,这么多的职业师,估计没有多人从下界上来后会有这种势力吧?!

    现在如果他们再说谁是驯兽师,他都不会惊讶了。

    后面的两天,司马幽月他们一直在做准备,而小鹏和鹏九儿他们一起,了解了上面鸟族的形式,也明白了自己身上的重任。

    而鹏九儿他们也从小鹏嘴里知道了司马幽月的事情,听完她的事情后,他们都惊讶不已,这人类里居然还有她这样的人,这天赋、这实力,做小鹏的契主也确实不为过。

    不过四翼飞鹏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现在得知他们的王已经被人类契约,虽然这人很强大,他们还是觉得心里别扭。

    两日后,司马幽月朝小鹏他们招了招手,他们飞到了山谷里,落在她身边。

    “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可以化形。”司马幽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