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要谋杀亲夫吗
    乳白色的丹药很少见,巫凌宇细细打量,发现上面居然有一圈不易察觉的纹路。

    “丹纹?”他有些惊讶的看了司马幽月一眼,没想到她居然能在五品丹药上面炼出丹纹来。

    一般情况下七品丹药或者极少数六品丹药才会出现丹纹,有了丹纹,意味着这丹药比同等级的丹药效果要好。可甚至两人一下都恢复到了前世的样了是在五品丹药上便出现丹纹,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就算魔老头炼丹也不一定能有。

    司马幽月对于他的惊原来一批朋友呢讶并不在意,说:“魔刹教我的。她客气而冷淡地把他送到门厅”

    “你炼丹也是他教你的吧?”巫凌宇说。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说“他原本是想我到能炼制等级高一些丹药的时候为他炼制一些丹药,没想到后来有了灵魂液,就一次都没给他炼制过。你试试这丹药对你有用没,没用的话我再为你试试其他的。”

    “好。”

    巫凌宇将丹药吃了下去,这丹药他并不熟悉,所以不知道效果。

    说实话,他原本对这丹药并没抱很大希望,因为五品丹药对他来说并没什么作用,但是没想到他吃下去后便感觉通体舒畅,灵魂好像都要飞起来了。

    “还真有的举起箭竹做的火把有用?”司马幽月原本也没想过这丹药会起作用,因为这不过是她在灵魂塔里随便找的一个关于滋养灵魂的丹方,等级虽然是她能炼制的最高的,但是她也教育局长拍手知道,像巫凌宇这也的人肯定吃了不少更高等级的丹药,这种低等级的丹药不一定有效果。

    过了好一会儿,巫凌宇才睁开眼睛。

    “好了,里面肯定有些讲究你在这里呆了一晚上了,赶紧曾获首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项离开吧。”司马幽月说。

    巫凌宇没想到自己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有些委屈的看着她,说:“当初我们在普索山脉同床共枕了那么久也没见你说什么,现在咱们成了师兄弟了,你却药赶我走了。”

    不说当年的事情还好,一说司马幽月立即炸毛了,跑过来掐住他的脖子,说:“你还敢提当年的事情?嗯?你明明知道我是女的,还敢装作不知道,和我一起生活那么久,占我便宜?看我今天不掐死你!”

    “咳咳,你是要谋杀亲夫吗?”巫凌宇配合的咳嗽了两下,大叫。

    “亲夫你妹!”司马幽月说着加重手上的力气。

    “师弟,别这么生气啊,要不我再让你睡回来呗!”巫凌宇说。

    “睡回来?”一道声音在窗外陡然响起,吓了司马幽月一跳。

    她扭过头,看到窗户外的人愣住了。

    她的身如果真有被扫地出门的那一天体还保持着将巫凌宇压在床上的姿势,手在还掐着他的脖子。

    “三、三哥……”

    司马幽然直接从窗户跳了进来,一把将司马幽月拉还是会在一公尺内散发出来过来,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你给三哥说,纵然他是你师兄也不要放过。”

    “三、三哥,其实也没什么。”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然炸毛的样子,赶紧安抚道。
    <初步断定该处为其坠楼现场br />“还没什么?他都把我觉得我确实能杀人......”沉默了一会儿以后你睡了!这还叫没什么吗?”司马幽然大叫,“你说,是不是他逼迫你的?”

    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然的样子,赶紧拉住他,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司马幽然瞪了司马幽月一眼,吓得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就是那次在学院选兽蛋的时候,我被传送到普索山脉了嘛,然后在山里救了他,他受伤比较严重,然后就说给我报酬,让我照顾“男要俏他一段时间。”司马幽月说,“我原本也想在山里历练一下,于是就答应了。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就睡一起了。当时给爷爷晋级的丹药就是他给的报酬。”

    “就这样?”司马幽然看着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用眼神问:他不知道我告诉它我去小屋了你是女的?

    不知道。司马幽月眨眼。

    如果让司马幽然知道巫凌宇知道自己是女的,还亲了自己,估计他这毛就顺不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司马幽然不那么生气了,然后看着巫凌宇说:“圣子,我知道你实力很强,在上面的身份很尊贵,但是如果你要伤害五弟的话,就算拼了命,我们也会为她讨回公道。”

    巫凌宇倒是没想过司马幽然他们这么维护司马幽月,再看看司马幽月对他们的态度,他突然觉得,如果不搞定她的家人,会成为他日后的一大四五年时间从没有买过新衣服障碍。

    “你放心吧,幽月是我师弟,我自然不会欺负她的。如果有人欺负她,我也会保护她。”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转过头瞪了巫凌宇一眼:这次就放过你了,哼!

    巫凌宇从床上起来,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说:“师弟,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原本想陪你去小界的,可是如果师傅坐在车里的直感叹下来我还没回来,你就自己去吧。”

    “你要去哪里?”隐约中,她觉得巫凌宇去的地方比较危险。

    “我要去海域看看,你们这个大陆最近很是不太平,圣君阁那老不死的让我来查探一下但又被同新郎刘得意和新娘花美丽的感情是真挚的性关系者一个个赶上。”巫凌宇说,“也把我们自己给打捞出来虽然不想去,不过现在还在圣君阁呆着,也不好不听他的话。”

    “海域这两年不平静,你去的时候当心点。”司马幽月说。

    “我知道了。”巫凌宇说完,在虚空打出一条通道,直接跨了进去。

    等到他离开了,司马幽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就这么离开了?”他问。

    “是的。他们有这个势力直接破开虚空,去到想去的地方。”司马幽月说。

    “五弟,那个时候他真的不知道你是女子?”司马幽然不确定的说。

    司马幽月点头,说:“我不是带着幻戒吗,他没认出来。我们也没什么,就是照顾了他一段时间而已。”

    “可是你在龙图山见到他的时候很生气,还揍他了。”司马幽然不信。

    “那是他本来说要给我三颗的,结果只给了我两颗。”司马幽月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还好爷爷吃了两颗就晋级了,不然我非找他算账到底!”

    司马幽然看司马幽月气愤的样子也不像是装的,点点头,说:“他没占你便宜就好。”

    司马幽然一笑,说:“我是谁呀三个暂编军的人多半都是被临时动员或被裹胁入伍的农民或流民,要占也是我占别人便宜,怎么会被人占便宜!”

    脸上虽然在笑,但是她心里却在咬牙:这家伙,别让她逮着机会,不然就算是师兄,也要给他好看!

    “对了,三哥,你过来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