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核查
    郑勋睿的奏折,终于送到了京城。

    第一个看到奏折的是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

    第一遍看奏折的时候,杨嗣昌感觉到有些眩晕,接下来再看一遍,内心百感交集,不管怎么说,郑家待要收回来军进入北直隶之后,短短几天的时间,剿灭了近四万的后金鞑子,生擒后金的安平贝勒杜度和恭顺王孔有德,这样的胜利,足以让还在延庆州城嚣张的多尔衮颤抖。不管路途多远、地形多复杂

    杨嗣昌也感觉到惭愧,身为兵部尚书,居然不知道后金鞑子已经分兵,大部分的后金鞑子进入到保定她却觉得用任何一个满含恶毒讽刺韵味的词儿来形容它府与河间府劫掠,总以为后金鞑子还在围困延庆州城,以为洪承畴率领的十余万大军拖住了后金鞑子。

    内阁正在商议如何解决京城危局的事宜,杨嗣昌也是在商议的过程之中,回到兵部看见这份奏折的,因为是郑勋睿的奏折,所以他马上就注意到了。

    皇上限定了时间,要求内阁想办法解决京城的危局,先前的争论很是激烈,主要围绕是不是调遣山海关的守军,接到了郑勋睿的奏折,杨嗣昌认为目前不需要争论了。

    进入文渊阁,杨嗣昌发现众人的争论还在继续,他举起了手中的奏折。

    “兵部刚刚收到的奏折,是郑勋睿大人的奏折,诸位大人不用争论了。”

    文渊阁里迅速安静下来,大家都看着杨嗣昌。

    奏折首先递给了内阁首辅张至发。

    张至发看过奏折之后,有些激动,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诸位大人马上跟着本官到乾清宫。”

    张至发说完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众人也纷纷起身,跟在后面,张至发并没有宣布奏折上的给他个先喜而后优内容。这令众人有些奇怪,张凤翼想着询问杨嗣昌,可看看周围的众人。也就没有开口。

    一行人很快来到乾清宫,守候在门口的锦衣卫看见诸位内什么人在支持他?”松下长生转过身看着儿子阁大人急匆匆的朝着乾清宫而来。赶忙进入到宫内禀报皇上。

    皇上的确在乾清宫,仅仅是王承恩一个人陪着。

    郑勋睿的奏折很快到了皇上的手里。
    <理顺自己的气韵br />皇上很你安身守命不行吗?不行快看完了奏折,脸上明显表露出轻松的神情,不过并不是特别的高兴。

    看完奏折,皇上发现了诸多内阁大臣好奇的眼神,他马上明白了。

    “张爱卿,将郑爱卿的奏折内容给诸位大人说说。”

    张至发开始解说奏折的内容,其实也简单。就是郑勋睿率领五万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分别在保定府你就回了我一句俗语所属的高阳县打败了后金的恭顺王孔有德,剿灭汉军近一万人,生擒孔有德,在保定府城打败了后金的安平贝勒杜度他先动手打在我的鼻子上,剿灭后金鞑子两万余人,生擒杜度。

    张至发说完之后,乾清宫里面非常安静,众人都被震惊了,有些不敢相信奏折的内容。不过这么大的事情,郑勋睿是不可能几乎保持了十几年前的旧模样乱说的,想想有些先来的看过了熊文灿率领的五万大军。被后金鞑子打败,几乎是全军覆没,再来看秦良玉率领的一万多白杆兵,同样遭遇后金鞑子的伏击,秦良玉生死不明,白杆兵也是魏平局长亲自带队捉拿凶手全军覆我们全家都很高兴没。

    郑家军的战斗力,可以用妖孽来形容了,不知道这对于皇上和朝廷来说,究竟是不是好事情。当然有了郑家军,后金鞑子不敢继续在北直隶嚣张了。这一点是肯定的。

    郑勋睿率领郑家军进入北直隶,有兵部的敕书。倒也是正常的,不过其并未直接到京城来,而是直接到了保定府,两次惊心动魄的厮杀之后,才写来奏折,若是郑勋睿的奏折早些到京城来,皇上也不至于那么担心了。

    皇上咳嗽了一下,慢慢开口了。

    “张爱卿,你是内阁首辅,此事你看应该如何对待。”

    皇上的询问有些奇怪,不是首先说到如何的赏赐郑勋睿和郑家军,而是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办,这看起来不是很合适,要知道郑家军犹如神兵天降,完全可以凭着一己之力打败后金鞑子,完全解决京城的危局。

    张至发稍微犹豫了一下,其实来到乾清宫的路上,他就在紧张思考了,皇上看过奏折之后会询问什么,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考虑过了。

    “皇上,臣以为嘉奖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郑勋睿大人和郑家军,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朝廷可派遣御史最近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前往核实,一旦核实所有事宜,朝廷的嘉奖随后抵达,同时皇上可下旨,要求郑家军彻底解决延庆州城之危局。”

    皇上看了看张至发,不置可否。

    “杨爱卿,你是兵部尚书,你看此事应当如何处置。”

    杨嗣实在难听了点昌稍稍愣了一下,他认为张至发所言是很有道理的,既然郑勋睿打了大胜仗,那朝廷就应该嘉奖,至少口头上的嘉奖应该是有的,要求郑勋睿解决延庆州城的危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什么皇上还会询问自己,难道有其他的想法吗。

    杨嗣昌是最早看到奏折的,也是思考时间最长的,我一直想他很快发现了奏折之中的问题,既然擒获了孔有德跟彭律师有联系和杜度,那就应该押解到京城来,这样也能够鼓舞士气,让朝廷安心,更是让百姓能够安心。

    “臣以为张大人所言是有道理的,不过臣补充一点,郑大人应该将杜度和孔有德押解到京城来。”

    张凤翼看了看张至发和杨嗣昌,没有开口。

    钱士升和侯询等人更是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按照张爱卿和杨爱卿的建议办理,朕看就让兵部侍郎陈新甲代表朝廷去核实情况,同时一并将杜度和孔有德等人押解到京城来。”

    “这奖励的事宜,内阁商议之后,奏报上来吧。”

    离开乾清宫,张凤翼再也忍不住了,将杨嗣昌拉到了一边。

    “杨大人,郑大人的奏折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

    “下官刚刚到兵部去,就看见了这封奏折,的确是刚刚到的。”

    “唉,这个郑大人,既然率领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了,为什么不奏报一下啊,看看皇上这些日子多担心啊。”

    “大人,下官倒是觉得,郑大人做的是对的,若是郑大人首先到京城来了,郑家军的行踪肯定就暴露了,到时候后金鞑子有所准备了,这战就不好打了,郑大人能够在短短的三天时间之内,剿灭近四万的后金鞑子和汉军,就是出其不意。”

    “也是,看看秦眼下很疲劳将军。。。”

    张凤翼是不自觉说出来的,但他很快感觉到了不妥,马上闭嘴了,同时看了看四周,害怕有人听见了。

    杨嗣昌来到兵部之后,马上找到了陈新甲。

    其实陈新甲先前在文渊阁参与讨论,只不过张至发带着内阁大臣前往乾清宫去了,他是没有资格跟着去的,只能够回到兵部,这个时候杨嗣昌找他,肯定是有事情的。

    陈新甲进屋之后,发现杨嗣昌的神色明显有些轻松,完全不是前些日子愁眉苦脸的样子。

    “陈大人,皇上有旨。”

    陈新甲连忙跪下接旨。

    “敕令兵部左侍郎陈新甲为御史,前往保定府、涿州和昌平州等地,核查郑家军作战事宜,将核查的情况如实禀报皇上。”

    接旨之后,陈新甲一头雾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杨嗣昌简单的介绍了郑家军取得的战绩,陈新甲听的瞠目结舌。

    “大人,下官想不到,郑家军如此的骁勇,可下官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去核查啊。”

    “郑大人奏折之中说过了专家医院平时也出些医疗纠纷,他不会在保定府城停留,会率领郑家军前往延庆州城作战,奏折送到京城要耽误时间,如此计算,郑大人肯定离开了保定府城,率领郑家军出发了,前往延庆州城的道路只有一条,从保定府出发,经过涿州、良乡,绕过京城,前往昌平府,本官也不能够判断准确的地点,不过本官建议你到昌平州城去等候。”

    陈新甲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前日白杆兵在昌平州城遭遇伏击,几乎全军覆没,此刻他要前往昌平州城,若是后金鞑子依旧驻守在州城,他去岂不是找死。

    “陈大人,你前往昌平州城的路上,可以时刻注意周遭的情况,多打探一下,只要小心一些,不所以只能到这儿来过一个周末会有多大的问题,本官会要求锦衣卫派遣军士护送你的。”

    张凤翼来到兵部,杨嗣昌正在等候,他知道先前张凤翼的话尚未说完,肯定还有话说。

    果然,张凤翼进屋之后,掩上了门。

    “杨大人,本官总觉得不对啊,郑大人既然生擒了杜度和孔有德,为何没有马上押解到京城来,奏折里面也没有提及,郑家军从保定府前往延庆州城作战,也是要经过京城的,顺便将两人押解到京城,岂不是好事。”

    杨嗣昌马上开口了。

    “刚刚下官也在思索这件事情,看来郑大人是要争取时间,下官看郑家军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也就是郑大人把握住了时间和机会,大人刚刚说到的白杆兵,下官也想过了,这京城里面如此之复杂,大街小巷都在议论后金鞑子的事宜,朝廷里面有什么事情,不出一个时辰的时间,到处都传开了,白杆兵的事情,谁敢保证没有传出去消息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