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端倪大问题
    庭长一听,这虽然不符合规定,但毕竟原告被告都同意,能够调节自然也是好的,当下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被告已经同意,那原告请离席。”

    宋易熙说的一番话,让苏慕容心中愈发用手摸了一下灶台疑惑了。

    按理来说,要是那份合同书是假的话,宋易熙不是千方百计的拒绝要自己看,可如今,他却是大大方方地要自己看,就好像是真的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一般。
    这样一来,苏慕容心里倒是有些怀疑了,难不成是自己多想了,这份合同书就是真的?

    不,绝对不可能!

    苏慕容迅速地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既然宋易熙给自己机会看,那她不会绝对不会放过。

    但下,苏慕容和赵律师互相看了一眼之后,苏慕容便大步朝前走去。

    当她的都要老董同志管目光落在那份转让合同上的时候,鼻子忽然一酸,竟然是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不过表面上,她的眉眼依旧清冷把她娶回家后,一双犀利而稳重地眸子死死地盯着那份签名。

    相信前面的内容,也是经过一番细细商榷,不会有太大的问题,问题要出就是出在这个签名上了。

    有时候父亲太忙的话,自己也会代签一下。

    因此苏慕容也是对苏父的笔记有十分深刻的研究,可眼前的笔记饶是她细细看了之后,也是看不出一丝破绽,甚至……这就像是父亲亲笔签名!

    苏慕容还不是死心,直接拿起了旁边的放大镜,想要看个仔细,可那苏敬天三个大字的用力点,还有虚笔带过毫无例外地就是和父亲如出一辙。

    苏慕容这一看,足足看了两三分钟,庭长已经但也没有办法在上面发问了,说道:“原告还有任何异议吗?”

    苏慕容将放大镜轻轻地放下,抬起的脸上面无表情,恍若一潭死水。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沮丧地走了下去。

    她怎么就想不通,宋易熙就算是找人模仿,也不可能模仿的那么像,每一个字的用力点竟然是分毫不差。

    难道,这里面真的存在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宋易熙那边发出了轻微的讽刺声音,听得苏慕容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紧接着便又听宋易熙说道:“莫夫人这下总该是相信,我和你父亲的交易了吧。”

    苏慕容目光一冷,可眼下又是无可奈何。

    她找不到新的证据,就无法证明宋易熙说的是假话。

    可要她就这么放弃,她不甘心!

    “等等,我还有事情要说!”

    苏慕容刚坐回去,忽然又举起了手,直接我们对他这样做的动机困惑不解发问道:“宋先生,相信当初的情形并不陌生,你我虽然是情侣关系,但我父亲并不喜欢你,早早地看出了你的在利用狼子野心,所以不可能和你签署这样的协议,到后来我父亲得知你联合股东,偷偷篡改合同,抢走了我们新建的办公大楼,我的父亲直接被气昏送进医院,请问这份合同到底是你什么时候签署的?”

    苏慕容一上来,直接就是咄咄逼人的质问。

    既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她也不介意把当初的那些陈芝麻烂一连声说:“方斌啊方斌谷子的事情全都撤出来,如今又是现场直播,她倒是想让更多的人看清楚宋易熙的嘴脸。

    宋易熙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一双犀利的眼眸里满是警告的眼神。

    “莫夫人,说话要讲究证据,办公大楼的确现在为我所用,但成王败寇,你父亲心性不好被气昏,又与我何干!”宋易熙几乎是咬牙切齿般,一字一顿地从口中挤出一句话。

    很显然,苏慕容这是触碰到了宋易熙的软肋,她这是打算将当初的丑事公之于众么,就不怕莫释北计较。

    而现在,李芸欣肯定也是在看直播,甚至是整个李家的人,要是再任由苏慕容大放厥词,只怕自己就算是赢了官司,这盆污水自己也洗不清了。

    苏慕容看见宋易熙着急了,当下也是冷笑一声,眼神也愈发凌厉起来。

    她接着继续说道:“若这些都是假话,宋先生又何必如此着急,难不成当初你假装和我谈恋爱,并趁机进入苏氏核心内部,打算直接夺走苏氏的事情是我编造的吗,当初我和你的电话录音可是一样都不少!”

    “苏慕容!”

    宋易熙气的直接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手指着苏慕容冷呵一声!

    “安静,安静!”庭长在上面敲了几下,一脸冷酷地说道。

    苏慕容冷笑一声,她就是想要把宋易熙的狼子野心公布于众,别的还好说,望向篡夺企业的事情,相信李家人心再大,只怕也不会不心存芥蒂了。

    苏慕容心里想的很清楚,就算自己这次官司失败了,也要拉这宋易熙一起下水。

    宋易熙只要无法和李氏联合,她就还有的是几乎!

    “宋先生,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要是不信,我不介意把当初我们的录音公布出来。”苏慕容进一步挑衅,眼里的报复愈发明显。

    宋易熙在王律师的要求下,一下子坐在了椅子上。

    苏慕容这个女人压根就是不想和自己打官司,分明就是想让李家人对自己戒备起来。

    好,很好!

    宋易熙此时满肚子都是火气,苏慕容这是打算彻底毁了自己的名誉,他倒想看看,苏慕容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王律师直接在旁边反驳说道:“原告所说的事情,和本案并无直接关系。”

    庭长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原告请陈述和本案有关的异议,否则本庭将不予理会!”

    苏慕戏也因此停演和断裂了容早已经恢复了冷静,此时眼眸里更是理智的可怕。

    她点了点头,便直接发问,说道:“那好,我就想请被告简单陈述一下,当时和我父亲签署协议的过程!”

    对此,宋易熙也是早有准备,当下点了点头,便直接说道:“当初莫夫人还是总经理,对这样的事情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宋易熙此时早已再次恢复了文质彬彬的模样,就好像刚才暴跳如雷的压根不是他。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我也是苏氏的一员,并且这块土地就是我亲自拿下来的,而苏氏每况愈下,压根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投资,恰好我也找到了投资人,所以便和苏敬天商量,签了这份转让协议,再后来……”

    “胡说!”

    不等宋易熙把话说完,苏慕容直接打断了宋易熙的胡言乱语,而后直接说道:“公司当初虽然资金不足,但绝对不可能和你签署这样的协议。”

    赵律师也在一旁帮腔,一脸严肃地说道:“不错,公司没有权利将公让她记起自己是个女人司财产直接授权给个人。”

    宋易熙听罢,不禁浅笑了两声,像是在笑话苏慕容的浅薄。

    “这件事情怎么说呢,可能其中真的存在一点让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方,也就是这了,不过这个因为属于商业机密,请恕我无法一一相告,不过当时签署合同的确是在医院里,也就是莫夫人口中,你父亲已经被气昏之后的事情。”

    苏慕容之前就看了时间,那日期的确是父亲病重期间,这本来还是一个疑点,可被宋易熙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她反而不好追问了。

    “当初我父亲已经病危,怎么可能和你签署协议。”苏慕容发出质疑。

    “这儿有当初你父亲和我的通话记录,请庭长还有各位审判员过目。”宋易熙一只手轻轻地扣在桌面上,扯了几棵菜神情更是悠然自得。

    苏慕容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今天这一连串的变故,是她之前都没有想到省得出了什么事你不好交差过的,她不知道待会儿宋易熙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明明自己才是原稿,可自己就是这样,被一反正密语我解开了步步推向了更深的地方。

    苏慕容面色难看地看着众人过目之后,又纷纷点点头,心里的最后一点希冀也慢慢下沉。

    “剩下最后十分钟,请原告和被告做最后的陈述。”庭长在上面说道。

    苏慕容已经无话可说,倒是宋易熙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站起身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西服,侃侃而谈。

    “首先,我感谢各位庭长令白人初追悔莫及——为老人永远带走的失望,还有审判员……”

    宋易熙说的一个字,苏慕容都没有从他额头上显现的皱纹里听进去,等轮到她自己的时候,苏慕容没有今天脸色不好起身,轻轻地说来一句,“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这,算是认输了。

    对面的被告席上,宋易熙虽然依旧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可那一双眸子却这是梅坞是笑意十足,在苏慕容看来,更是无比讽刺。

    一直没有吭声的赵律师,忽然举起了手,说道:“请等一下,庭长,我忽然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被告。”

    “请讲。”

    在众人的注目礼中,赵律师缓缓地站起身来,就连一旁的苏慕容也是无精打采的望着赵律师,心想这会儿他还能说什么,难不成还有翻盘的机会。

    赵律师并没有回答苏慕容的问题,只是给了一个眼神,示意她安心下来。

    而后,赵律师便直接说道:“宋先生,刚刚听你的话的意思,这份合同是在苏敬天先生病重的情况下和你签署的?”

    “没错!”

    宋易眼前的一切繁华熙认真地点了点头,为了让情景更加逼真,宋易熙也就更加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说道:“当时苏总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身子,虽然身子还是清晰的,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我没想到,当时我们签署合同之后,苏总竟然是再也没有醒过来。”

    说到这儿,宋易熙还忍不住唏嘘一声。

    赵律师脸上看不到任何一丝的动容,他点了点头,继而一脸认真地说道:“很好,那么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要问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