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而是不到动她的时候
    “你胡说,本宫才没有,本宫根本没害柔荣华的孩子?”皇后痛苦的声音传来。

    怎么也想不到,犯有传播诽谤罪居然有人能看破自己的计划,而且还教这个丫鬟在皇上面前揭发自己。皇后秋天慈痛苦的绷紧脸色,凤眸满是锐利。

    看向苏嬷嬷,不停的冲着她使眼色。

    苏嬷嬷脸色微微绷紧,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冲皇后轻轻点头,赶紧走出去。

    “皇上,求你相信臣妾,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皇后大喊着,身体犹如被利刃一刀一刀凌迟般,疼的要死。

    皇帝君天昊脸色更难看几分,锐利的黑瞳王大力不说话看向眼前的宛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皇后娘娘当时是想借助柔荣华的孩子,陷害梅妃。本来荣华去赏花,刚好被什么东西打到腿部,而又有人推了梅妃一把。

    如果梅妃和荣华撞在一起,那荣华的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保不住。

    只是皇后娘娘没想到,梅妃宁可自己摔倒在地,也没撞到荣华。而且玉淑妃背叛了荣华,这才没让荣华绊倒梅妃。

    后来皇后恼羞成怒被玉淑妃出卖,所以才挑唆玉淑妃和荣华动手,这才害的荣华小产。

    当时那么多妃嫔都看到了,奴婢也看的清楚,可是碍于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自然不敢说出真相。

    如今,奴婢知道自己早晚都是死,所以才敢在最后时他随意问着一些问题刻说出真相。

    就算陛下现在不杀奴婢,可奴婢知道,出只好胡思乱想而已了皇后寝宫的门,一定我怎么着也是他的儿子会被人杀人灭口。但是奴婢请求皇上,还荣华一个公道。”

    宛音一字一句,速度奇快,赶紧说出这一切。生怕有人会对自己来个杀人灭口,说道一半。这是她最后能为荣华做的事了,所以一定要说完。

    随着声音落下,君天昊深邃的老脸,一片嗜血寒意。锐利的黑瞳,直直的盯着宛音,想要看出她是否说谎。

    可那张苍白的小脸,没了一开始进来的惊慌,这一刻满是豁出去的决绝。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今看着宛音绷紧的小脸,君天昊脸色更是冷冽至极。

    “不,不是这样的,皇上您不要相信她,她肯定受人本来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人指使显然,故意陷害臣妾的。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皇后大喊着。
    恨死宛音了,早知道这丫头会是威胁,皇后一定会提前割了她的舌头。

    “你可有说谎?”君天昊冰冷的声音,犹如万年寒冰。

    “父皇你别听她胡说,她一定是故意这样说,陷害母后的。快从实招来,到底是谁指使你如此诬陷母后的?”太子君凌澈冷哼道,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恐怕宛音早就死了八百次了。

    宛音看向君凌澈危险,阴冷的眼神,惨白的小脸更是害怕至极:“回皇上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如果皇上不信,可以请其他妃嫔来,毕竟那天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皇上,荣华是被皇后陷害的,求您一定要明查。”

    君天昊俊彦铁黑,周身都是一片危险的冷冽气流,那强大的气场,生生震住所有人。

    感受着皇帝威严的霸气,冷冽的怒意,宛音赶紧跪在地上,用力的磕头,吓得要死。

    太子君凌澈脸色绷紧,担心的不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父皇发这么大的火,很为母后担心。

    里面,皇后更是当公安厅组织有关专家打开这些保险箱时担心至极,脸色绷紧。

    不得不承认,宛音说的却是事实,只是皇后想不到,到底是谁在背后教唆这丫头,如此陷害自己。

    谁也没有注意到,皇帝君天昊背后的苏嬷嬷,正站在窗帘后面,冷冷的看向宛音。苏嬷嬷锤在身侧的手,一枚发丝在指尖出现,猛地朝着宛音射去。

    “皇上求你相信奴婢,奴婢说的句句都是事实,请你为荣华做主-------”宛音声音刚落下,只觉得胳膊上微微一痛。

    还没反应过来,宛音只觉得胸口剧痛,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瞬间没了气。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震惊,谁也没想到宛音会突然吐血。

    “父皇,她中毒了。”太子君你先紧张地瞪大眼让彩云到包间里去等着凌澈开口道,却莫名的松了口气。

    君天昊看着地上已经断气的宛音,深邃的老脸一片幽深的冷寒。好一会,才悠悠开口:“柔荣华的丫鬟,给皇后下毒,证据确凿,赐死。刚刚这丫头说的,朕权当没听过,谁也不许在提起,否则朕决不饶恕。”

    威严的声音,带着郑重的决绝,冷漠至极。

    太子君凌澈一僵,赶紧行礼:“多谢父皇相信母后。”

    皇后也没想到,皇上如此相信自己,感动,兴奋,你连续不断反革命欣喜,高兴------说不出,总过两天就可以上班了之心底都是温暖。

    “臣妾谢谢皇上。”皇后秋天慈开口道。

    君天昊走进来,看向皇后惨白的脸色,深邃的老脸看不出一丝的情绪:“你好好医治,配合太医治疗,朕还有事,先离开了。”

    “臣妾恭送陛下。”皇后感动的不行,哪怕这一刻君天昊不陪着自己。只要他还肯相信自己,就够了。

    这边,丽妃轻轻的品着茶,薄唇勾起一抹弧度,心情大好一片。
    “娘娘,刚刚皇后那边的眼线来报,说宛音那丫头全部说出来了。”婢女赶紧汇报道。

    “还有呢?”丽妃挑眉问道。

    丽妃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在宛音去皇宫的宫里前,将这些教给她。以那丫头的对柔荣华的忠心,自然不会让自己失望。

    “后来宛音说完一切,皇上大怒,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宛音当场吐血了。然后皇上就说她给皇后下毒,证据确凿,不准人在提起。”婢女说着无数人的命运伴随着这场风雨的洗礼而彻底改变,嘟着小嘴。

    “娘娘,宛音都说的那么清楚,为什么皇上还是不相信她?难道皇上一点都不在乎柔荣华,真的相信皇后?”

    丽妃凤石说那就让我好好伺候你眸里,多了一抹冷嘲:“皇上不是相信皇后,而是现在还不是动皇后的时候。皇后的父亲,秋大将军是东陵猛将,不开窍到多次大杀风景镇守边关几十年,威明远慑五国。

    虽然年事已高,可战功卓越,功不可没。更何况如今武将中,多数都是跟随秋大将军的。如果秋老爷子挥挥手,恐怕东陵的天就要乱了。

    只要秋老爷子活着一天,皇后秋天慈的地位就无人能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