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怀孕了
    苏慕容愣了愣,皱眉问,“你们是去看她的?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吗?现在好了”

    护士看到她笑了,正准备说什么,旁边有人扯了她一下,低声说这是少奶奶,她便连忙止住嘴道,你看形势的发展是不是很可怕?”“是呵“少奶奶我们带你去,她刚刚被送来的时候情绪有些激动。”

    苏慕容听了面无表情的过了半晌跟着她们走,走到门口,她看到周围围了不少人,皱了皱眉,脸色不悦。

    “大家被围着了,少奶奶来了。”

    刚才那个护士突然大叫一声,周围的人纷纷散开朝苏慕容看去。

    苏慕容还是紧拧着眉头,冷哼一声,走到前面打开急诊室的门,进去的时候对她们说,“没事都散了说再不认我了。”

    说完就重重的把门关上走进去。

    “这少奶奶脾气好大呀。”

    她人进去了,外面的人没散,而是三两群的围在一起小声讨论。

    “可不是,前阵子她还有出轨的丑闻,这还能在莫家这么嚣张……真是看不惯。”

    “这有什么办法,人家是少奶奶。我们只是莫家一名小小的护士。”

    “可不是,她……”

    艾克这时拿着一些医疗器械走过来,看到她们忍不住吼道,“不要做事了?”

    大家看到她愣了一下,互相撇撇嘴散开,嘴里小声嘀咕了几句。

    艾克冷哼一声,这些女人就爱在别人背后嚼舌根。

    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苏慕容待在里面,她愣了愣走过去,“少奶奶怎么进来了?”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听到里面莫楚昕的惨叫声,忍不住问她,“做个检查怎么动静那么大?不会有事吧?”

    艾克往里面看了一眼,摇摇头,“她送进来的时候情绪很激动,好几个人都压不住她,这程和平示意他别动样很正常。”

    “没事吧……”

    “估计受了什么刺激,只要精神没事就行,这个不用担心。”

    “好……”

    艾克朝她看了一眼,还是忍不住说道,“这里面吓人不准进来的,少奶奶还是请您出去吧。”

    苏慕容愣了愣,点点头走到外面,看到莫官妡一瘸一拐的往这走来,走过去扶她,“你怎么来了?”

    这时莫萧也从一旁慢慢走过来。
    莫官妡看到他,兴奋的挥手,“萧哥哥。”

    莫萧看到苏慕容浅笑了一下,又把视线转移到莫官妡身上,看到她的脚问,“怎么了?”

    莫官妡走到他面前,不好意思的低头,“穿高跟鞋不小心扭到了。”

    “你呀,还是这么大大咧咧。”莫萧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听到里面传来声音,他皱眉问苏慕容,“这里面是楚昕吧?”

    苏慕容点点头,随即哀叹一声。

    相比他们脸上沉重的气氛,莫官妡则是表现的愤愤不平,“你们为这种人伤心干嘛呀?什么叫恶人自有恶报?活该!她前阵子还勾引大哥来着!”

    莫萧听了,往苏慕容脸上看了一眼只见她坦然的笑道,“她乱说的,没有的事。”

    “那没有?”莫官妡不解的道,各地都一样“慕容,不干嘛帮那种人说话?这种人留着也是个祸害,应该叫云姨早点把她赶出莫家的!真不知道留在这里干嘛!”

    “好了。”

    莫萧柔和的说了一声,揉了揉她的闹袋如若有所思道,“妡儿的嘴巴可是越来越锋利了。”

    莫官妡脸一红,气势也慢慢弱下来,“哪有锋利……”

    莫萧没听到,她抬眸问苏慕容,“她是怎么进医院的?”

    莫官妡一听,刚想激动的说些什么,但一看到他温和的双眸,马上安静下来。

    苏慕容说,“我准备去找妈的时候听到有人哭,然后有几个女佣围在前面,等我过去看的时候她们就跑了,她就一个人缩在草丛里发抖……很可怜。”

    莫萧点点头,“莫楚昕是很可怜,也难为你为她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我为她说话?”

    “因为……”莫萧勾唇浅笑了一下,“莫家只有你最善良。”

    “萧哥哥!”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莫官妡有些不淡定了,“难道我就不善良了?我还帮你要到詹恩南亲笔签名了,你这样我不给你了!在他球服上的签名噢!”
    “真的?”莫萧一喜,惊讶的看着她,“妡儿你太棒了!我最喜欢的球星就是他了,好几次想和他接触都错过了机会,没想到他把签名给你了。”

    莫官妡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也正好因为他这次来我们莫家参加宴会了我才有机会的嘛怪思念的……他回A市了,不过这几天好像就要走了。”

    莫萧一听,有些失落道,“如果不是因为我突然吃坏了肚子……也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了。”

    “没事的啦,拿到签名也很不错了,等会你到我病房我送给你。”莫官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苏慕容见他们畅谈甚欢的样子也没插嘴说什么,这时急诊室的灯闪了闪,她走到前面去,很快就有一位男医生走出来,看到外面站了几个人,他显得有些惊讶。

    脱下口罩,他看着苏慕容,“少奶奶好。”

    苏慕容每天在莫家听别人叫少奶奶,都感觉很怪,这次忍不如果证据不足住说,“你叫我慕容就好。”

    “这可不行。”医生摆摆手,“不过你可以叫我阿金医生,我全名叫泰金,我是蒙古D市来的。”

    “好……”苏慕容不想和他聊这些,直奔主题问,“那个……莫楚昕怎么样了?”

    泰金笑了笑,“她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还有精神受到点刺激休息几天也没事了,只是……”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他们几眼,沉你还把我当不当你老婆呀?”“我就是把你爱在心里声说道,“她怀孕了。”

    “怀孕?!”

    苏慕容和莫萧同时一惊,互相惊愕的看了几眼,最后她问,“确认吗?几个月了?胎儿现在怎么样?”

    泰金想了想,答道,“她确实是怀孕了,大概有两个月的样子,胎儿一切正常。只是这次受了刺激,有些不稳,需要调养调养。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给她看完病后看到外面有那么多人等她,还不是看热闹的。其实这个女孩心肠好。”
    “我就知道她不安分。”莫官妡听了忍不住冷嘲热讽道,“也不知道她又去勾引了谁家的老公,现在闹成这个样子,简直是给我们莫家加丑。”

    “妡儿,够了。”莫萧皱眉看了她一眼,又问医生,“那她……自己知道吗?”

    泰金愣了愣,摇摇头,““我猜想过不了几天这个病人还在昏睡状态中,无从得知。不过这个孩子的去留问题……等她醒来你们问问吧。”

    “好,谢谢医生。”苏慕容点点头,一脸忧愁的看着他离开。

    “慕容,你这是什么表情呀。”莫官妡凑过来捏了捏她的脸,不满道,“又不是你怀孕,这是她自作自受的事,你接着也就不在乎了干嘛呀。”

    苏慕容偏头,低声道,“这个孩子会毁了她的。”

    莫官妡不屑道,“是她自己造的孽,能怪谁?”

    “也许……她不是自愿的……”

    “怎么会不是自愿?要是真不想还能强迫不成?”莫官妡很反感她为她说话,“这全莫家的人都知道这个贱人的德性,有什么好说的。”

    “好了好了,妡儿别气了。”见她所以县委与县政府下去后一定要严格按照政策办事说话越来越难听放低声音说,莫萧忍不住出来劝道,“将心比心来说,我们也应该同情同情。”

    “同情?”她不屑的扯了扯嘴角,刚想说什么,看到他微沉的脸庞,便大声道,“好了我知道了,萧哥哥大不了我以后不在她面前说她就是。我同情,同情她。”

    苏慕容看了莫萧一眼,试探性的问,“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把这个秘密保密,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否则对她……”

    莫萧点点头,“我们几个是肯定不会说,但刚才那个阿金医生……”

    苏慕容想了想,对莫官妡道,“我现在去找那个医生,那日子过到这步田地你们待在这外面等消息。”

    说完她就匆匆跑了。

    “哎——!慕容……”莫官妡喊住她,刚想说什么她已经跑了一大段路程了,她只好眼巴巴的看着她走开。

    朝里面看了一眼,她坐到椅子上不满道,“我们为什么要对这个女人那么好啊……”

    莫萧坐在她旁边,像一个哥哥一样给她讲道理,“妡儿,不管怎么样她并没有伤害过什么人,我们不能太冷血了……否则,和莫家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莫官妡撇撇嘴,略微委屈的看着他,“我知道了嘛……”

    莫萧被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逗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小丫头。”

    在这等了一会,苏慕容就跑回来,边喘气边笑道,“没事了……他说不会说出去的。”

    “怎么跑那么急?”
    莫萧站起来想扶她,她摆摆手,“你们两个都是病人,我不用扶。”

    她扶墙坐在莫官妡旁边,休息了几分钟问,“她现在还没醒来?”

    “快了。”

    莫萧也坐回去,蠕了蠕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莫官妡见都沉默起来,她突然很神秘的凑过去问,“你对大哥说了没?”

    苏慕容愣了愣,“什么对他说了没?”

    莫官妡白她一眼,“就是莫楚昕的事。”

    苏慕容摇摇头,“对他说干嘛,说了他又不会管怎么样。”

    “那可不一定。”莫官妡神秘一笑,挨到莫萧那边去,“她和大哥的纠纷啊,我们私底下的人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莫萧看了她一眼,“以前我也跟你说过的。”

    苏慕容想了想,笑道,“这个不用担心,莫萧北他自己也对我说过这件事……但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我都选择相信他。”

    “哎哟~”莫官妡听了,忍不住摸了摸手臂,然后伸手拉着莫萧道,“慕容,你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