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释北的冷漠
    恭敬的站在一旁,沈渊看着老板和老板娘频频落筷,心里立刻有了新的计较。

    相比于自己从五星级酒店预订来的饭菜,他们似乎更倾向于王妈做的佳肴,看来以后得换个订饭的地方了。

    等苏慕容和莫释北都吃饱喝足了,他便很讨好的边收拾边看向老板娘:“太太好像很中意王妈的饭菜,要不然以后我每天都去请她做好了拿来?”

    毕竟那是人家的佣人,自己想劳烦,当然要取得主人的许可才行。

    “嗯,我看行。”还没有等苏慕容回答,莫释北立刻点了头,给了助理准确的答复。

    今天不但是沈渊,他也注意到了,苏慕容吃的菜量要比平时多几倍,说明王妈很懂得她的心思,知道她爱吃什么,喜欢什么口味。

    “那我这就去联系王妈,同时咨询一下营他也要全力以赴帮助白人初竞选成功养师。”沈渊交四只保温盒全部提在了手中,看到莫释北也没什么事情和自己交以至连老板这样的人也感到心旌摇荡待,便边说边退了出去。

    “慕容,放心吧,孩子不会有事的,只要你多吃点他就可以多吃点。”病房里再次安静了下来,莫释北看到苏慕容神情再次黯然起来,柔声的问道。

    刚才自己和沈渊说话时,她竟然又发起呆来,以为是在担心孩子的事情,毕竟自己刚进来时说过,院长告诉她孩子太瘦了。
    也该担起守护这个家的责任!”王连旺站了起来
    “嗯。”苏慕容没有告诉他自己真正所担心的是什么,只是附和着。

    她的内心非常的挣扎,但是看到他对自己如此体贴,越发的纠结起来。

    “我向你保证,你和孩子都会很好。”莫释北深情的握住她的手,款你是同时在代表着我们的利益款的说道。

    “她承认了?”苏慕容听到他的话,立刻想到了顾念。

    也许是接触太多,她们彼此间的默契越来越多,她看到他的我一定要回来眼神,瞬间明白了什么。

    “不愧是我老婆,还真是聪明。”莫释北疼惜的轻拧了一下她的脸颊,脸上带着微笑点着头。

    “她的条件是什么?”

    顾念既然费了这么大的心思来害自己,肯定不会轻易的屈服,如果不是他用什么做为了交换条件,解药是绝对拿不到手的。

    “这个不需要你担心,你只要好好的,吃得胖胖得,把我们的小宝贝生下来就行。”莫释北仍然是温柔的看着她,眼神中没有任何的闪动。

    苏慕容没有再追问,她了解他,所以明白,如果可以说他早告诉自己了,现在既然隐藏,就说明条件非常苛刻,他怕说出来自己受刺激,影响治疗。

    轻缓的点着头,她的目光聚焦到了自己的腹部。

    Vaner,真希望它的移动偏离方向,哪怕是进入自己的骨头,只要不能过血液进入胎盘就行。

    再次感觉到疲惫,她的目光开始没有精力顾及苗圃涣散起来。

    “慕容,睡会儿吧。”莫释北看到她的强撑着眼皮的样子,轻笑着,起身帮她躺了下去。

    “你呢?”因为习惯,现在苏慕容每次睁开眼都想第一时间看到他,随时的看到他周绕着自己。

    这种依赖让她欲罢不能。

    “我在这里陪你。”莫释北目光柔和的看着她,帮她理了理面前的几根乱发。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苏慕容抿了抿双唇,问得随意,却很动情。

    “你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患难见真情,弥足珍贵的幸福。”莫释北心里想着应该开始拒绝她语言的勾引,开始试图渐渐疏远她。

    可是看到她那清澈的双眸,里面的期待与满足让他动容。

    其实不只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有同感。

    真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体验到这种特别的感觉,没有任何的利益牵扯,单纯得只有彼此的心动。

    苏慕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双眼皮已经彻底的罢了工,她微微张了张嘴,就这样再次进入了梦乡。

    莫释北从身上掏出一只雪茄,在手中拿着转了两下,再次放入了雪茄盒中。

    她最不喜欢自己抽烟,最讨厌闻烟的味道,更何况她还是孕妇,所以自己更不能造次。

    恬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苏慕容已经睡着,可是她的魅力却丝毫没有减弱,精致的五官,樱唇微抿着,像极了童话里的睡美人。

    莫释北的脸不由得在慢慢靠近,他有种强烈想亲吻她的冲动,越来越近,就在即将碰到的一刹那,他停了下来。

    自己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她,不能因为自己的怎么而害了她,反而失去她。

    转换了方向,他的唇轻柔的落在苏慕容的额头,蜻蜓点水的亲吻,他直起身向外走去。
    而且时不时弯下腰了
    ……

    “苏小姐,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情,有没有考虑清楚?”再次查房,院长支走了所有的人,你们的亲人得了病了单独和苏慕容”“啊交谈着。

    “院长,我还没有下决心。”苏慕容无奈摇了摇头。

    孩子是她和莫释北两个人的,自己不能这样怎么的剥夺后者做父亲的权利。

    “苏小姐,随着胎儿月份的增加,拿掉的危险性就会越高,难道你真的要冒险吗?”院长听到她的回答,有些焦急起来。

    她这是抱定了死的决心吗?可是她有没有真正的为胎儿考虑过。
    “你要知道,如果孩子生下来受到vaner的侵扰,那么在他短暂的生命里,只有不停的治疗,这些真的是你想要看到的吗?”稍事停顿,他看苏慕容没有说话,继续补充着。

    “可是,现在他没有受到vaner的侵害,不是吗?”眼中露出了近乎祈求的神情,苏慕容抬起头来,无力的看向他。

    妖娆强势的她,此刻除了憔悴,再没有其它。

    “迟早的事情,不是吗?不要掩耳盗铃。”院长朱站长啦的目光严肃起来,很一般不要求跟上来郑重的说道。

    仁者父母心,他是医院的院长,更是一个医生,他要为每个患者的生命负责。

    现在,就算是没有莫释北的影响力摆在这里,他也会这样劝苏慕容,毕竟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只能是受苦的,太可怜了。

    “我再考虑一下。”苏慕容无力反驳医生的话,她听得懂他的意思,再次不确定的含糊着。

    “苏小姐,其实我的建议并不是空穴来风。”院长从病历薄的最底层拿出一张纸,很显然,他是怕被刚才随行的那些医生护士看到,所以才放在最后的。

    “我将你入院以来的状况进行了分析,首先,你的精神已经大不如前有啥意思,这点我想你也是了解的,不可回到座位上否认;再次,vaner病毒蔓延的速度似乎在变快,因为你嗜睡的情况越来越明显。”

    将一张画有相应曲线与些专业解释的语句纸张递到了苏慕容的面前,他在等待着她最后的决定。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话说一遍就好,危险有多大她自然不会不理解,只是在等最后的决定,胎儿是否继续留下去。

    “你的意思是,撑不到七个月,胎儿可能就会受到影响。”苏慕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在科学的推断面前成为了事实。

    “是的,也许会更快,毕竟血液是流动着的。”院长点了点头。

    紧紧的咬着樱唇,几乎深入了皮肤之中,苏慕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院长递过去的那张纸上。

    “苏小姐,三天后,我会再为你做一次孕检,只是血液化验,如果到时结果不容乐观,那么请你不要再犹豫,作为医生,我希望我的病人可以占胜病魔。”

    院长的话已经说得很中肯,他支持保大不保小,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嗯。”苏慕容轻声应答完,没有拒绝。

    她明白院长也是一番好心,如果这个时候自己不接受他的安排,那自己是在拿两个人的命在开玩笑。
    关键的时候,理智大于冲动,这是她这两年的商场较量中塑造而成的强大的心理。

    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了,她不能再妇仁之人。

    莫释北似乎变得忙了起来,不再像之轮到我给你快乐了前时刻在医院陪着苏慕容,而是由半天变为了两个小时,再然后是几次短暂的探望,而沈渊的饭菜每天还是按时的送来,只是享用的人变成了一个。

    “莫氏最近有什么却溜了一半就往下蹦大事发生吗?往瓶里灌不就得了”苏慕容看着沈渊摆放保温盒,风轻云淡的问着。
    “最近有几个新项目上马,很多需要莫总过目和审核的资料,还有些重要的客户需要面谈。”沈渊是什么人,多年跟在莫释北的身边,精得像个猴一样,当然听得懂她的意思,忙回答道。

    以前每天都是他捧着材料来医院找莫释北,等他过目完了所有的文件再捧回公司,而现在,除了间歇的来医院,莫释北似乎又恢复了正常的工作作息,大部分时间回到了公司。

    虽然期间少了自己的跑腿,可是他心里并不满足这种现状。

    不容否认,苏慕容是个极具魅力的女人,可是她的妖娆是由内而发散发出来的,在别的女人身上,这些特征也许会很招人厌恶,对于她却浑然天成。

    因为每天送饭,多多少少他与她会有些接触沟通,原来工作之外,太太为人还是很谦逊很温柔的,时而显现出的小女人样子,总会感染到身边的每个人。

    调皮、善良,揭去冰冷对外的样子,她的内心其实很火热,很开朗。

    “哦。”苏慕容聪明如她,自然听得出沈渊话中的几分真几分假,也不追问,只是恢复了往日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