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讲武堂
    熊文灿没有在淮安多停留,翌日就径直离开了。

    应该说熊文灿的确还有事情没有说出来,见到郑勋睿这样的态度和决定,熊文灿也是聪明人,不会继续自找无趣。

    熊文灿离开淮安的时候,郑勋睿也没有过多的挽留。

    漕运总督府,书房。

    “熊文灿被关押在大牢一个多月时间,期间一定是想过很多事情的,我认为他也能够看透很多事情,可如此短的时间,就只身到淮安来,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语,很有意就算到了出事前一天思啊。”

    郑勋睿说完,徐望华看了看郑锦宏,紧接着开口了。

    “大人,属下认为熊文灿到淮安来的目的,应该是明确的,是接受了嘱托,想着到淮安来劝解大人的。”

    “徐寄点钱回家去先生,你认为熊文灿是受了谁的嘱托。”

    “属下认为只可能是两个人,要么是接受皇上的嘱托,要么是内阁首辅周大人的嘱托,只不过皇上是可是我外婆因为雁如是被王喜子抢去的不可能直接见熊文灿的,就算是有什么话想说,也是要求周大人说的。”

    “锦宏,你是怎么看的。”

    “属下以为徐先生说的是我们会不会有那两个进球?这场胜利不是霍顿思想的胜利,可能是周大人委托熊文灿到淮安来的。”

    郑勋睿微微点头。

    “我也是这样想的,熊文灿应该是受周大人的委托而来的,至于说皇上,暂时不会开口,如今的形势不一样,皇上暂时不会开口,就算是内心想到了这些事情,也不会贸然开口,作为内阁首辅,周大人若是不能够理解皇上的意思,那也就难以胜任了。看样子皇上已经将我当作了最大的威胁了,甚至超过了后金鞑子和流寇。”

    郑勋睿说到这里,徐望华和郑锦宏都不再开口说话。其实这种迹象早就明确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前我没有考虑那么多。被动应付就可以了,如今需要主动出击了,若是一味的见招拆招,后果怕是很不妙的。”

    “京城的暗线需要大规模的扩展,但必须要严格保密,暗线下一步的发展,主要延伸到锦衣卫和东厂之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看在锦衣卫和东厂里面发展内线,要容易很多的,他们的身份特殊,能够了解很多的情报,这样有助于我们分析形势,发展暗线的思路也要有所改变,对于有些身份特殊的人来说,平日里不需要搜集什么情报,关键时刻发挥出来他们的作用,这样才能够保证暗线队伍的保密。”

    “淮北和复州等地。加行了强对外来人员的侦查,特别是从北方来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尽量想办法弄清楚他们的来历,以及在北方做过一些什么,我想淮北等地不要想着能够很平静了,暗地里的较量将要大幅度的增加。”

    “后金鞑子此次遭遇到惨败,短时间之内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动作了,满八旗损失颇大上海有我朋友,皇太极需要做的就守着火塘是保持满八旗的战斗力,至少在人数方面要有充足的保障,流寇倒是力量逐渐变得强大了。李自成和张献忠很聪明,他们知道如何把握机会。趁着北直隶大乱的时候,在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大做文章。”

    “朝廷接下来一段时间。主要对手就是流寇了,其实内阁根本就没有认识到,依照朝廷如今的实力,已经很难对付流寇,熊文灿麾下的三万大军全军覆没,秦良玉将军麾下的白杆兵也几乎是全军覆没,北方四省用于剿灭流寇的主要力量,都是遭受到了惨重的损失,力量几乎不复存在,孙传庭出任五省寸土值千金啊总督,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这个任务是很重的,不客气的说,结果却很简单孙传庭需要白手起家,就看朝廷是不是给他机会了。”

    “对于郑家军来说,这是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我们必须要抓住机会,有条不紊的招募军士,增强郑家军的战斗力。”

    “放眼大明天下,能够和郑家军抗衡的军队几乎是没有的,原来我以为蓟辽总督洪承畴大人麾下的洪军还有一些战斗力的,不过此次对阵后金鞑子,洪军没有展现出来任何的战斗力,被围困在延庆州城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名气大打折扣,看来外界盛传洪军战斗力强悍,也就是传闻罢了。”

    “因为强悍,郑家军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方方面面的目光都集中过来,我要是预料不错的话,熊文灿此番到淮安来,没有说到的事情,还包括郑家军的事宜,可惜我的态度很是明确,让熊文灿觉得说出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还不如不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郑家军既然展现出来了强悍的一面,那就不要在乎外界任何的议论。”

    说到这里的竞弄得他六神不安了时候,郑勋睿站起身来了。

    “之前我们在火器局的学堂里面,培训了不少郑家军的将士,那都是有关火炮和毛瑟枪操作的技能,现如今我们需要再次开展培训了,也是专门针对郑家军将士的培训。”

    “从三月初开始,郑家军队正以上的军官,分批次到淮安来参与培就灌水训,你们都要做好授课的准备,至于说这授课的今年特我叫上开船别多内容,主要就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关于作战技能的培训,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有关军纪军规的培训,要通过培训,让所有军官都明白,他们需要效忠和服从的是郑家军,不是朝廷,更不是皇上,今后不管是什么作战命令,他们需要服从的是从郑家军上层下达的作战命令。”

    “培训虽然是短时间的和暂时的,但这种模式要延续下去,我看给学堂取一个名字,就叫做讲武起身回家堂,讲武堂今后主要的任务,就是对军官军士展开大她也就心如死灰规模的培训,郑家军军官的提拔,需要有讲武堂学习的经历,必须要学习合格,否则不得提拔,招募的军士之中,表现突出者也需要送到讲武堂来学习,我们需要从思想上武装郑家军的每一个将士。”

    “讲武堂的经费必须要保证,还有近一个月时间筹备,具体筹备的事宜,由你们两人直接负责,徐先生重点考虑学习的内容,锦宏重点负责讲武堂的选址和开销的保证。”

    “郑家军的绝大部分将士,学识都不行,很多人基本是大字不识,故而徐先生在考虑学习内容的时候,要注意符合要求,讲武堂是培训军人的,不是读书人,故而与县学、州学、府学以及国子监不一样,要有自身的特点。”

    “我有两个方面的建议,第一是讲武堂的日常学习,必须想不到荷兰人的条件是军队管理的模式,所有参加学习的将士,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服从指挥,令行禁止,若是在学习期间出现差错,轻则惩处,重则开除,第二是讲武堂的学习,以思想方面的教育以及军事技能的培训为主,辅之以一定的文化知识,每一次培训的时间为两个月左右。”

    “徐先生,锦宏,你们必须要高度重视讲武堂,这个学堂的意义不一般,将来其发挥出来的作用,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说到这里,郑勋睿想到了几百年之后的黄埔军校,这个念头他早就产生了,大明王朝的军队,特别是那些卫所的军队,为什么缺乏战斗力,为什么经过这么多年后,愈发的*堕落,原因是很多方面的,但缺乏必要的学习和培训,不管是军官还是军士,得不到进步是很关键的一个因素。

    随着郑家军规模的扩大,依靠个人的影响力去指挥十余万人,难度无疑是越来越大的,这样的情况之下,利用学堂的方式对军官军士进行必要的培训,就显得非常关键了。

    郑勋睿相信这或许是一个的突破口,只要讲武堂坚持下去,对郑家军所有将士进行轮流的定期培训,不管灌输一些必要的思想和作战技能,那么郑家军将变得愈发的强大和正规。
    讲武堂怕是大明王朝第一个专门对军官军士进行培训的学校。

    徐望华和郑锦宏听的非常仔细,他们没有想到,郑勋睿居然会提出来这样的建议,对郑家军将士进行大规模的培训,而且培训与个人的前途直接有关系,要说将士的升迁,一般都是与取得的战功联系起来的。

    不过仔细想想,郑勋睿这样的提议是非常关键的,也是有着巨大作用的,对郑家军将士进行定期的培训,不仅仅能够提升其战斗能力,更能够让所有将士都服从郑勋睿,嚣张郑没有做作勋睿,让诸多的将士明白,郑家军是大明的军队,可更是以郑勋睿为主帅的大军,两相比较,所有将士需要服从的是郑勋睿,而不有本事你去抓贪官呀!”童三铁说着是皇上和朝廷。

    开办讲武堂,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既然郑勋睿做出了这个决定,那就说明是下定决心了,更说明郑勋睿与朝廷和皇上之间的对峙和暗战正式开始了,恐怕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郑勋睿不仅仅是建立讲武堂,还有跟多的事情会做。

    这一天迟早都是要到来的,真正到来的时候,徐望华和郑锦宏还是有些激动,他们想到的不仅仅是讲武堂的事宜,想到的更是随着郑家军的强悍,随着郑勋睿能力的增强,大明王朝将要发生的根本性的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