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险的建议
    京城戒严一个多月时间了,可是局势依旧危如累卵。

    和崇祯三年以及九年的局势比较起来,这一次也不算是最糟糕的,但却是最为窝心的一次,两年之前后金的皇太极还向大明朝廷俯首称臣,双方签署了协议,尽管说皇太极没有去掉帝号,依旧对外宣传为大清国的皇帝,但也是第一次表现出来软弱的态势。

    谁知道短短两年时间过去,北直隶再次遭遇到后金鞑子的劫掠。

    密云卫、营州卫以及五省总督熊文灿麾下的三万大军悉数被后金鞑子剿灭,足足五万多大军,要不是秦良玉率领的白杆兵在关键时刻进京驰援,让皇上的内心升腾起来希望,稍稍稳定了朝廷的局势,内阁都不知道该怎么来维持朝政的运转了。

    尽管锦衣卫派遣了不少人离开京城速战速决出去侦查,探寻后金鞑子的每一次行动,但得到的情报几乎没有,谁都知道,如此危险的时刻,锦衣卫不可能靠近后金鞑子去侦查,他们所谓的刺探情报,不过是做做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京城也成为了孤岛,长时间不知道外界的消息。

    在乾清宫专门召见秦良玉之后,朱由检的心情总算是好一些了,相信秦良玉率领的白杆兵,一定能解开延庆州城的危局,其实朱由检的内心还是抱有希望的,洪承畴率领的十余万大军,被死死的围困在延庆州城,一旦这一路的大军杀出来,还是能够对后金鞑子造成威胁的,恐怕正是因为有了这一丝的希望,朱由检并不想征召郑家军进京作战。

    后金鞑子是巨大的威胁,流寇也是威胁。但所有的威胁,在朱由检看来,都是比不上但他不是为人内部存在的威胁巨大。郑家军如此的骁勇,但一直都是在郑勋睿的直接控制之下。回想过去的日子,郑家军很多次的调动,根本就没有遵从圣旨和朝廷的敕书,长此以往,郑家军岂不是成为了郑勋睿个人的军事力量,一旦郑勋睿出现了造反的心思,大明天下岂不是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要不是后金鞑子突然的入关劫掠,说不定朝廷已经开始动手对付郑勋睿了。

    早朝之后。朱由检在乾清宫批阅奏折,各地送往京城的奏折还是不少,最让朱由检烦心的是河南、湖广、山西和四川等地奏折,都是说到流寇肆掠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京城尚处于危险之中,怎么可能考虑剿灭流寇的事宜。

    张至发和高起潜等人脸色苍白的进入到乾清宫。

    朱由检发现他们的神色不对,内心也暗地里却和阎锡山会晤于娘子马其鸣挤过去关是咯噔了一下。

    “禀报皇上,臣有不好的消息。。。”

    看见张至发有些吞吞吐吐的,朱由检不知道为什么。一股无名火冒上来了。

    “有什么事情快说,想必事情已经发生了,吞吞吐吐的也改变不了什么。”

    张至发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脸色同样发白的高起潜,咬牙开口了。

    “刚刚秦良玉将军之亲兵队长回到京城,禀报白杆兵遭遇到后金鞑子的伏击,秦良玉将军生死不明。。。”

    朱由检脑子嗡的一下,张至发后面说什么,他已经不是特别清楚了。

    内阁次辅张凤翼领着其余的内阁大臣,也进入到乾清宫。

    站在朱由检身后的王承恩,抬起了也尽心尽力地做眼睛,看向了张至发等人。一丝寒芒射出来。

    周遭死一般的沉默,甚至能够听见心跳声。秦良玉率领的一万多白杆兵军士,前日才从京城出发。本来是准备去解开延庆州城的危局的,可居然遭遇到后金鞑子的伏击,至于说后面的情况,那就不用多说了。

    “秦夫人的亲兵队长在什么地方,朕要亲自问问情况。”

    “启禀皇上,亲兵队长伤势过重,已经。。。”

    朱由检脸色变得苍白,看着众人,有气无力的开口了。

    “到了如此的境地,你们说说,朕该怎么办,延庆州城尚有十周正泉这么思忖着的时候余万的大军,若是被后金鞑子攻破,十余万大军被后金鞑子剿灭了,朕是不是将京城拱手让给后金鞑子,张凤翼,杨嗣昌,兵部不是给郑家军发去了敕书吗,难道郑家军没有丝毫的动静,京城遇见危险了,一个个都成为了缩头乌龟,你们是不是都等着看朕的笑话。。。”

    朱由检的话语变得刻薄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张凤翼和杨嗣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皇上可以下旨调遣白杆兵进京,却不愿意下旨征调郑家军进京,这兵部的敕书和皇上的圣旨,有着太大的区别,不过此刻他们尽管有委屈,却不敢开口说能止心口疼说话。

    过了好一会,一个尖尖的声音出现了。

    “皇上,奴婢以为调遣山海关驻军,一定能够抵御后金鞑子。”

    这个声音很是突兀,建议更是令人吃惊。
    谁都知道山海关的驻军不能够轻易调动的,关宁锦防线是抵御后金鞑子的一道牢不可破的长城,一旦出现了问题,北直隶将直接处于后金鞑子的战马之下,尽管说后金鞑子好几次的入关劫掠,但都因为关宁锦防线交通警察嫌它堵在路中间影响交通牢不可破,最终都是撤兵回到沈阳的。

    朱由检抬头看着高起潜。

    其余人的目光也全部都集中到高起潜的身上。

    高起潜麾下尚有七万大军,说是护卫京城,其实就是躲避在京城,不愿意与后金鞑子面对面的厮杀,不过出现了密云卫和营州卫军士集体投降后金鞑子的事情发生后,也没有谁要求高起潜率领大军前去增援了。

    朱由检看了却犹豫着没有去高起潜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诸位爱卿说说,朕是不是征召山海关的驻军抵御后金鞑子。”

    皇上的情绪面前平复下来,众人才敢开口说话。

    首先开口的还是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战斗厮杀以及征召大军,这应该是兵部考虑的事情。

    “皇上,臣以为暂时不要调集山海关的驻军。”

    朱由检哼了一声,没有开口说话,陷入对杨嗣昌的回答不是特别满意。

    杨嗣昌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硬着头皮继续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后金鞑子入关劫掠,兵锋正盛,朝廷大军屡屡遭遇败绩,导致为父亲对他的讽刺而羞愧京城出现危局,朝廷上下忧心忡忡。。。”

    “杨爱卿,不要说其他的事情,就说为什么不能够调遣山海关驻军,就说有什么办法能够抵御后金鞑子,能够化解目前的危局。”<那分别是一个低贱的丫头br />
    “臣以为后金鞑子十五万大军入关劫掠,其粮草难以为继,蓟辽总督洪承畴大人率领的十余万大军驻守延庆州城,虽说被后金鞑子白朗依然目不旁视围困,但也牵扯了后金鞑子绝大部分的兵力,只要洪大人能够与后金鞑子抗衡,臣以为,后金鞑子不可能长时间的坚持下去。”

    杨嗣昌所说的这个理由,倒是有一定的道理。

    可惜的是,杨嗣昌所提出来的建议和理由,早就不成立了,后金鞑子已经分兵,杜度和图赖率领的大“不给也行军正在横扫保定府河间府等地,只是京城不知道这些消息罢了。

    说出于是我们更加兴奋;接着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理由之后,杨嗣昌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再次鼓足勇气开口了。

    “皇上,臣建议可以派遣使者,到沈阳去和皇太极交涉。”

    刚我是这么说刚还在窃窃私语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了。

    所谓的与皇太极交涉,其实就是议和的意思,谁都是明白的。

    议和不失为应付目前危局的办像成熟的西红柿法,但议和的危险也是巨大的,一来不知道皇太极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二来朝廷无法面对天下的读书人。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张凤翼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如今之情势下,议和之事暂时不能够提出来,京城的危局尚未解除,如此情况之下派遣使者到沈阳去,不知道皇太极会提出什么要求,辽东本就是我大明之领土,被后金鞑子占据,皇太极称帝且建那玩世不恭的处世态度立了所谓的大清国,这本就是朝廷无法容忍的事宜,此番派遣使者,若是皇太极要求我大明朝廷承认其大清国之存在,则将成为我大明朝廷难以洗刷的耻辱。。。”

    反对议和的理由可以列出来很多,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但张凤翼抓住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皇太极虎视眈眈,目的就是想着入侵中原,大明朝廷这些年与后金鞑子不断展开厮杀,从未想过要承认大清国的存在与皇太极的地位,若是因为京城遭遇到危局,就采取了绥靖的政策,承认大清国的存在和皇太极的地位,那岂不是鼓励他人造反。

    张凤翼说出来这个理由之后,朱由检的脸婊婊说色变化了。

    “张爱卿不用多说,议和之事朕是绝不会答应的。”

    不能够调动驻守山海关的大军,不能够与后金议和,商议得不到任何的结局,严格说两条路都是行不通的,调动山海关的驻军等同于饮鸩止渴,议和更是存在巨大的危险。

    看着默默不语的众人,朱由检忽然有了心如死灰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崇祯二年底也出现过,那个时候他册立了皇太子,甚至有了禅让帝位的打算。

    “内阁先去商议吧,朕等着你们的决定。”

    朱由检挥挥手,站起身来,朝着后宫走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