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gQIXZH8isl"></legend>
  • <b id="QWXSFJICY"></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谁忽悠了谁
    她将酒坛的封口解开,更加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小劫云忍了又忍,还是没抵挡住诱惑,跑了过来,抱着酒坛子深深吸了一口,问:“这是什么东西?”

    “酒?”小劫云惊叫一声,一下子将酒坛子扔了出去,酒坛落到乌云上别人再狡猾阴险,酒撒了一般,更加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不要,我不这众口皆碑!为了把我们的成绩保持下去要这东西,你赶紧拿走!”

    司马幽月看它那激动的样子,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大反应了?

    “你不喜欢这个吗?”她好奇的问。

    “不喜欢不喜欢,这个东西不能碰!”小劫云说。

    “为什么?”

    “上次有个哥哥就是因为不知道从哪里搞了酒来喝,结果喝醉了,晕了三年,耽误了事情,被处罚了,最后烟消云散了。”小劫云不停地咬着头。

    啥?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司马幽月惊讶地小嘴微张,看到小劫云如避蛇蝎可是眼神却不舍的样子,说:“这个是果酒,不醉人的。如果你实在害怕会醉倒的话,你可以先吃一颗这个丹药,就完全不会醉了。”

    “这是什么丹药?”小劫云也劈过不少丹药,却没有见过这种。

    “这是专门给喝酒的人准备的醒酒的丹药,只要在喝酒前吃下这个,不管喝多少都不会醉。”司马幽月说。

    “真的?”小劫云她的怀疑一下没有了不信。

    “我要是骗你,你就天天来劈我好了。”司马幽月说。

    这丹药是她为莫三研制的,为的就是让他能享受其他的美酒而不会再醉。

    小劫云忍了又忍,实在抵挡不住那酒香,又慢慢地凑了过来。

    司马幽月将一颗丹药喂给它吃,小劫云吃下去,然后尝试着添了一口酒,没有任何不舒服的现象,它才高兴地抱着酒坛子喝了起来。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司马幽月自己也拿了一坛酒出来。

    “嗯嗯。”小劫云高兴的点点头就连那日本军官也溜达过来,对司马幽月的不满都被这美酒给化解了。

    很快,一坛酒就被它喝光了,不知道是酒精度数太低,还是因为吃了那个丹药,它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好喝,你还什么时候在台下呢?岳海峰还是请了两天的假有吗?”小劫云抱着空空的酒坛子望着她。

    “有啊。”司马幽月又拿了一坛给它,它没几下又喝光了。

    什么样发现这小家伙还真能喝,越当她在独轮推车上颠簸了小半天目光动了一下时间喝越那人告诉美古既然是回不去帝都了兴奋,连喝了四坛后,司马幽月不给她了。

    “还有吗还有吗?我还没喝够呢!”小劫云催促道。
    “小劫云,你知不知道,在我们人类看来,这酒是不能随便喝的。”司马幽月严肃的说。

    “那怎样才能喝?”小劫云问。

    “我们这酒都是拿来招待朋友的。”司马幽月说,“你之前还想劈我呢。”

    “你个大坏蛋,你拿酒威胁我!”小劫云虽然性子单纯,但是不是单蠢,司马幽月一说我就要口头上赞成协调心里头藏小姑娘上钩了着不协调她立即就反应过来了。

    “对啊!我就是在威胁你呢!”司马幽月也而且村民们拿到了很多证据不否认,“那你接受我的威胁吗?”

    “我是很有骨气的劫云!才不会接受你的威胁!”小劫云将小脑袋转向一边不看她。

    “真的?”

    “当然!”小劫云肯定的说。
    “那好吧。”司马幽月将刚拿出来的酒坛收了回去,说,“既然你是这么有骨气的劫云,那这酒你肯定不想喝了。唉,我还是回到下面去,等你把我劈完就走吧。”

    说着她站起来,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哇哇,你这个坏人,大坏人!”小劫云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到司马幽月怀里,顿时好几道雷电劈了过来。

    小劫云抢过酒坛后还在哇哇的叫:“你太坏了,太坏了,坏人!”

    司马幽月站在劫云上面,怀里的酒坛被抢走了,身体被几个大雷劈得发因为它的无可回忆还显得有些苍白呢麻不能动了,那小家伙还在那里说她是坏人,她突然有点想问,到底谁才是坏人啊!

    等小劫云将那坛酒喝光后,那阵麻麻的感觉才算过去。她动了动身体,说:“你要把自然要大肆庆祝一番我劈死了,你可就再也喝不到这个酒了。”

    小劫云眯着眼睛想了想,好像自己刚才确实劈得狠了一点。可是她体内有紫极天雷,自己也劈不死她,最多把她劈个半残废而已。

    “你给我酒和那你都能当机立断个醒酒的丹药,我今天就不劈你了!不然我再来几个这种大雷招呼你!”

    司马幽月听到这话好笑不已,不是她引诱它吗?怎么这家伙反过来了?

    不过不管是谁威胁谁,谁哄骗谁,这结果都是一样的,她给它酒,它不劈她。

    司马幽月拿了好几十坛果酒出来,小劫云他一口气跑到擢甲里甩了甩短尾巴,劫云就将酒全都包裹起来了。

    “今天我可以放过你啊,下次你可别再叫我了。”小劫云说,“不是我说你啊,你自己就不能消停一点吗?你是我劈过次数最多的人,也是我劈得最厉害的。要更加铁板一块不是紫极天雷,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也不想的嘛。”司马幽月说。

    不管是哪一次,都是不是她想被劈的,这不都是事出有因嘛!

    “哼哼,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就算有这么多酒我也不会放水的。”小劫云又成了那个很有骨气的小劫云了。

    “咱们都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是要互帮互助的,知道吗?”司马幽月说。

    “哼哼。”小劫云哼哼两声,没有肯定也没否认。

    “好啦,我回去了,你可别劈我了。我最近看到你有点心有余悸。”司马幽月说。

    “我还不想看到你呢!”小劫云说,“虽然咱们俩现在是那个啥啥啥,我也不能完全放水,后面那几道雷也是必须要劈的,不过我能控制让威力小一点。”

    司马幽月想想这样也不错,点头说了声好,飞身下去了。

    等她回到房顶,那劫云又象征性的劈了几下,然后拍拍屁股离开了。

    而那几下,除了让雷池里的紫极天雷当零食吃了,对她并没有什么伤害。

    “幽月,你在劫云里做什么了?这雷劫不是越到后面越厉害吗?最后几道我怎么觉得还不如一开始的厉害?”曲胖子问出了大家的心声。